平易近富了,乌龙江省干天庇护多项政策战真践

2019-12-22 作者:林业资讯   |   浏览(152)

这是塞罕坝景色(7月28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发

云顶国际 1

云顶国际 2

游客在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游览新华社发

张国华在植树

改革开放40年来,我省始终坚持把湿地保护放到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谋划推动,湿地保护管理制度框架和体系基本形成,多项政策理念和工作实践引领全国。我省拥有自然湿地556万公顷,位居全国第四位,其中沼泽湿地面积427万公顷,为全国最大。1998年,我省出台《关于加强湿地保护的决定》,全面停止开垦湿地,抢救性地建立湿地自然保护区。2003年,我省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黑龙江省湿地保护条例》。2012年黑龙江省湿地保护管理中心成立,通过严格依法保护湿地,营造起全社会关心湿地、保护湿地的良好氛围。2016年1月1日起,重新制定的《黑龙江省湿地保护条例》在全省正式施行,由此,在湿地立法方面黑龙江再一次引领全国。在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湿地保护修复制度方案》中,湿地保护地方政府负总责、湿地分级和名录管理等多处规定,都借鉴了我省的做法和经验。2016年底,省政府正式对外发布黑龙江省湿地名录公告,是目前为止全国唯一发布全省湿地名录的省份,名录涉及湿地斑块20448个,明确了湿地的名称、类型、保护级别、保护范围等相关信息。我省湿地保护工作起步较早。截至目前,全省已有国际重要湿地9处,湿地类型自然保护区138处,其中国家级27处,省级60处;湿地公园79处,其中国家湿地公园63处,省级湿地公园16处,湿地保护小区11处。我省形成了全国最大的省级湿地保护管理体系,并将湿地率、湿地保护率纳入到全省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指标考核体系、黑龙江省绿色发展指标体系和黑龙江省生态文明建设考核目标体系中。全省湿地保护与修复水平逐年提升。“十二五”以来,共实施88个湿地保护恢复项目、20个湿地保护工程建设项目和14个湿地保护奖励项目,提高了湿地生态系统质量、湿地管理水平和群众保护参与意识。退耕还湿累计29.4万亩,有效扩大了湿地面积,扩展了濒危珍稀野生动植物栖息繁衍空间。三环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采取地块置换的方式开展退耕还湿,成为国家退耕还湿示范区。兴凯湖湿地实行生态效益补偿,开展了以预留固定地块作为鸟类取食地模式的湿地生态效益补偿工作。扎龙和其他重要湿地补水工程顺利实施。湿地生态功能的恢复,维持、改善和保护了生物多样性。在我省556万公顷湿地中,拥有高等植物689种,包括国家Ⅰ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东北红豆杉,以及水曲柳、野大豆等11种国家Ⅱ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有湿地野生动物326种,包括东北虎、丹顶鹤、中华秋沙鸭等17种国家Ⅰ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塞罕坝机械林场工人在石质阳坡上造林(2016年4月13日摄)新华社发

云顶国际,中国绿色时报12月3日报道我叫张国华,今年63岁,是一名来自“中国板栗之乡”河北省迁西县的普通农民。非常幸运,我亲历了伟大祖国改革开放的40年,成为三北工程建设的参与者。40多年前,我和乡亲们经历过一段“人多地少缺口粮,砍树开荒当柴烧”的岁月。当时,望着荒芜的群山,我们渴望能摆脱贫穷和落后,盼望能实现满目青山、花果飘香。于是,我和乡亲们响应国家“植树造林、绿化家园”的号召,每天刚蒙蒙亮,就扛起铁镐上山。经年累月,我们栽种了大量的松树和杨树,昔日的荒山开始增添了绿色。1986年,三北二期工程实施,我的家乡成为了重点建设县。当时的喜峰口乡成立了青年造林突击队,聘请我当了指导员。那段日子,我经常听到这样的话:“栽树是好事,但总是种生态林,收效太慢!”“我们既要长叶子,更需要增票子。”我就想,有没有一种办法,让树林既能防风固沙,又能年年见效益。经过不断地摸索改进,我们创造性地实施了“山顶青松戴帽、山间板栗缠腰、山脚瓜果梨桃”的“围山转”造林新模式。特别是依托当地适宜板栗生长的实际,采取一树一库、连年修剪、生物灭虫等新技术,让乡亲们的收益有了很大的提高,激发了乡亲们植树治山、护绿管林的主动性和积极性。经过十几年奋战,家乡十里八村的荒山全部绿化,栽植以板栗为主的各种林木20多万亩。平时不论多忙,我都时常跑到山岗上看一看当年栽下的林木,因为我是一个农民,我对树木有着特殊的感情。2000年,我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关掉了百货商店。因为我觉得:一个人不管怎么富有,都不能忘记自己的本色,我希望身边的乡亲们都有饭吃、有衣穿、有钱花。自此,我开始从乡亲们手中收购板栗,初步加工后进行外销,当时的我,既是栗农,也是栗商。然而,因各种市场因素影响,栗贱伤农现象时有发生。2002年,我以石梯子村为试点,成立了全国最早的板栗专业合作社,社员的板栗林按有机农业标准种植,合作社对社员实行保护价收购。当年秋天,社员板栗比其它地区每公斤高出两元钱,乡亲们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随着要求入社的乡亲越来越多,2006年,我采取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科教+服务+品牌+市场的合作模式,与10多个村合作建设板栗生产基地。目前,合作社已拥有板栗基地3万亩,辐射带动农户3万余人,年销售板栗3000多吨,为社员增收3000多万元。树多了,山绿了,水清了,民富了,但我总觉得缺点啥。小时候,总听老人们讲喜峰口长城抗战的故事,能不能把红色、绿色资源融合,唱一出林业大戏,成为我思考最多的问题。2003年,我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决定,卖掉当时最能赚钱的铁矿,承包了抗战旧址东侧上千亩山场。我的举动遭到亲友们的一致反对,都说我脑子“进水了”。我坚定地说:“铁矿资源迟早会枯竭,掠夺性开发还会对植被产生破坏,我们要用好红色资源,创造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效益。”十几年来,我将经商赚到的钱,几乎全部投入到大山上,先后打造了长城抗战纪念林、百年栗林保护区、博物馆等15大景点,发展生态旅游、森林康养,让林区变景区,让抗战遗址变教育基地,让乡亲们在家门口吃上生态饭、挣上文化钱。如今,喜峰口板栗旅游观光产业园,先后被评为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全国中小学生教育基地,年接待国内外游客30万人次,为乡亲们开辟了一条增收新路。可以说,林业生态旅游圆了我儿时最大的梦想!我们老家常说:“60不种树”。就是说,人过60岁后,栽下的树自己也看不到收获了。我已经六十有三,但我的生命已经离不开树,山上的每棵树都是我的朋友,都是我的亲人、我的孩子。生命之余,我一定把树栽好,就算自己看不到了,也总算给子孙留下一份绿色财富。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林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平易近富了,乌龙江省干天庇护多项政策战真践

关键词: